重庆幸运农场计划

<small id='Udrzfq'></small><noframes id='Udrzfq'>

  • <tfoot id='Udrzfq'></tfoot>

      <legend id='Udrzfq'><style id='Udrzfq'><dir id='Udrzfq'><q id='Udrzfq'></q></dir></style></legend>
      <i id='Udrzfq'><tr id='Udrzfq'><dt id='Udrzfq'><q id='Udrzfq'><span id='Udrzfq'><b id='Udrzfq'><form id='Udrzfq'><ins id='Udrzfq'></ins><ul id='Udrzfq'></ul><sub id='Udrzfq'></sub></form><legend id='Udrzfq'></legend><bdo id='Udrzfq'><pre id='Udrzfq'><center id='Udrzfq'></center></pre></bdo></b><th id='Udrzfq'></th></span></q></dt></tr></i><div id='Udrzfq'><tfoot id='Udrzfq'></tfoot><dl id='Udrzfq'><fieldset id='Udrzfq'></fieldset></dl></div>

          <bdo id='Udrzfq'></bdo><ul id='Udrzfq'></ul>

        1.  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当前位置:首页
          > 新闻资讯 > 文化园地 > 文学
          视力保护:
          回家的路越来越顺
          来源:资产管理公司 作者:资产管理公司 日期:2019-09-27 字号:[ ]
            我的老家在太行山深处一个小山村里。这里,当年是八路军129师轰轰烈烈战斗的地方。
            听爷爷讲,他小时候通往村外的路,大都是人和骡马踩出来的,就像鲁迅说的“世上本没有路,走的人多了,便变成了路。”说是路,其实大部分是羊肠小道,只容许人推着独轮车“吱呀吱呀”通过。 
            我上小学时,跟着当老师的爸爸在邻村读书。两个村是相距几里的泥结石路,年久失修,坑坑洼洼,一下雨就成了“水泥路”,一刮风就成了“扬灰路”。每到上学时,爸爸就骑自行车载我去学校,一路慢上坡,爸爸吭哧吭哧蹬着自行车,一鼓作气就到了学校。到校后,坐在自行车横梁上的我,早日双脚麻木,难以动弹。爸爸把我从车上抱下来,我只能在地上跳几下,才能慢慢恢复知觉,行动如常。
            我上中学时,到离家几十里远的县城上学。开学时,爸爸先用自行车把我驮到镇里,然后再坐客车到县城。盘山公路,蜿蜒曲折,应该也有“十八弯”;路很窄,印象中也就能容纳两辆车交会通过。人在车上,车在山间,路外侧是陡峭的悬崖,内侧紧挨切开的山体,在碎石较多的路面上,车摇摇晃晃地前进着,行驶近两个小时才能到县城。
            我上大学时,到千里之外的北京上学。每次离家,早上五点多就早早起床,匆匆喝点稀饭、吃点馒头,背上干粮,然后爸爸用摩托车把我送到镇里。从镇里坐客车到县城,再从县城坐客车到河北邯郸市。一般到了邯郸就快中午12点了,赶紧挤进售票大厅去买火车票,望着前面黑压压的人群,一个劲地在心里默默祈祷,希望能买到稍微早点的车票,千万别太晚了,肯定是站票,从来没奢望过有坐票,只要能挤上火车,就谢天谢地了。
            有一次,挤在摩肩接踵的绿皮火车里,到了北京已近午夜。好在北京有夜间公交车,在公交站台,找了一辆能到离校最近的车坐了上去。车在霓虹闪烁的大街上疾驰着,一路畅通。在离校还有三四里远的车站下了车,步行走回学校,到了宿舍已经是凌晨2点。一天的路,就像行军打仗,根本没有时间吃饭,饿了就吃点干粮充饥。
            如今,高速公路已修到了家门口,离家较近的高铁站也即将通车。车在崇山峻岭间穿行,放眼望去,在绵延起伏的青山上镶嵌着一片片蓝色的海洋,在阳光的照射下,光彩夺目,那是由中国能建承包建设的500兆瓦光伏发电项目。看着中国能建为家乡发展作出的积极贡献,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。
            回家的路越来越通畅,时间也越来越短,回家不再是一路奔波,而变成一段美好的旅程。



          打印】 【纠错】 【关闭